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小朋友向政协委员问“荣辱”

2018-11-06 13:51:53
小朋友向政协委员问“荣辱” “我们未成年人该怎样理解社会主义‘荣辱观’?”“为什么素质教育下还要评选‘三好生’?”12日是政协委员分组讨论的一天,几位“小记者”的“闯入”,一下子让教育界别的委员们兴趣高涨。

本届“两会”,有10位年龄在10岁上下的“中华小记者”获得了利用周末参加代表、委员小组讨论的机会。

今天,大会组委会还特许小朋友们利用麦克风向委员们集体提问。

11岁的北京小学生郭雷和10岁的河北小学生吴子琦分别问了上面两个问题。

孩子们稚嫩的声音和不太“到位”的表达先是令委员哄堂大笑,但紧接着,气氛严肃下来。

“我是来自西藏的委员,在我们那里,爱生命就是‘荣’,践踏生命就是‘辱’;对他人友好,不要回报就是‘荣’,做了坏事遭到谴责就是‘辱’。

”西藏大学教授图登克珠个站起来回答孩子的发问。

“你们听说过民主党派要和共产党荣辱与共吗?就是说,国家的事大家要一起谋划,国家富强民主党派也高兴,国家出了麻烦,民主党派要分忧。

”北大教授谢衷洁委员说。

“在生活和工作中有责任感就是‘荣’。

”“为了个人的利益说假话就是‘辱’。

”“有同情心、助人为乐就是‘荣’。

”“浪费攀比物资享受就是‘辱’。

”“孝敬父母、尊重师长就是‘荣’。

”“做了坏事无动于中、不接受批评就是‘辱’。

”……政协委员们用孩子们能理解的语言认真而形象地解释着“荣辱观”,你一言我一语,发言十分踊跃。

说到素质教育和评“三好生”之间的关系,政协委员们之间似乎也发生了分歧。

陈文博委员认为,“三好”学生的评选是一种激励机制,它引导孩子们努力学习、向上发展。

而黄维义委员则认为,在“评三好生”的指挥棒下,有些孩子变得很自私,学习资料拒绝和别人分享,看到别人成绩好就嫉妒。

曾在美国从事过多年科学研究的赵玉芬委员说,多元的社会中,“好”的含义很多,“三好”已经不能概括中国孩子的全部风貌。

“要以新标准、新语言来表达对‘好孩子’的鼓励。

”赵玉芬委员建议,可以鉴戒美国的方式,用“”“很好”“好”等不同级别的词汇加大表扬的范围,避免把“三好”和“不好”对峙起来。

周同甫委员说:“中国的三好生评选已经有几十年了,本来是好事,但现在在升学的压力下愈来愈被扭曲。

”他表示,“三好生”可以被当作模范,但是没有必要为了升学、择校等功利目的去争。

“我们提倡素质教育就是为了让每个孩子身上的潜力都得到发挥,我们认定每个孩子都是天才……” 说到这里,周同甫忽然停顿下来,看着孩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