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记者灾区“生死日记”:汽车被砸得像烂皮鞋

2018-11-09 18:21:54
记者灾区“生死日记”:汽车被砸得像烂皮鞋 从5月19日安全返回北京后,北京晚报记者王成便开始整理自己在映秀震后的144小时记忆。

今天,这篇堪称“死里逃生”后的报道终于完成。

通过编辑这篇报道,报社的同仁们深深感受到无情的地震灾害中,凡人的勇气、人间的真情、逝者的无奈。

于是,我们决定刊发这篇报道,为了那些或有名,或无名的英雄,为了那些幸存者,为了那些远去的灵魂…… 我所见过的英雄多是来自报纸、电视。

而在映秀,我亲眼见到了他们。

5月18日,我一瘸一拐地徒步3小时后,终究在距映秀镇几公里之遥的紫坪铺上游的简易码头坐上了冲锋舟。

发动机鸣响的瞬间,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很多人没有我这般荣幸能终究走到这里。

模糊中,地震给映秀小镇造成的巨大伤害已被青山上一道道土黄色的疤痕所遮蔽,然而,在映秀的六天里,太多英雄的面孔却始终在我脑海中盘旋。

那些舍生忘死救出素昧平生的人,那些冒着随时可能成为大山的一部分,拼命通过数十里滑坡区前往救援灾民的人,那些创造生还奇迹的人——他们都是英雄。

5月12日,映秀的时间停止了 5月12日,213国道1010路段,映秀镇南2公里。

我在卧龙的采访活动结束后2小时,去往成都的路上。

地震留给我的印象是一声尖叫! 我从瞌睡中惊醒。

我坐在一辆商务车的中排右侧靠窗位置。

窗外无数的巨石从右侧的高山上飞滚下来。

“倒车!快倒车!”我向司机嘶喊着。

但车子倒了没有半米,便撞到后面的巨石,瘫了。

几乎是与此同时,一块直径约1米的大石头直接命中我们的车身。

睁开眼时,车辆已经侧翻,原来右手边的两个人此时压在我的身上,令我动弹不得。

定了定神,我发现从自己的脚部传来一股钻心的疼。

由于车体变形,我的右脚被死死卡在推拉车门的沟槽里。

听着已经侧翻的车底盘上传来密集的碎石撞击声,我惊恐地意想到,如果再有块大点的石头砸中我们汽车使其变形,我的右脚必将不保。

果然,我又听到了一声巨大的撞击声,随后车体像根铁丝被狠狠地扭了一下,而就在1秒钟前,我使出平生的力气将脚拔了出来。

试着命令自己右脚动一下,谢天谢地,它还在。

此时,眼前的景象一下子黑了起来,凭感觉我意想到我被挤在了下面。

非常感谢车里勇敢的女记者们,她们没有一个哭泣,反而用各种方法安慰大家,这使得大家都能静下心来想想该如何脱险。

因而,车里能动的人掏出手机拨打110,但手机没有任何动静。

正在大伙一筹莫展的时候,车子突然再次强烈晃动了起来,“谁在动,都别动!”某个女记者喊着,我的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